绯檀_

学业忙碌中(●・◡・●)ノ♥

教案和课件令人头秃orz 

【清婶】极化小段子

#加州清光×女审神者
#ooc有,小学生文笔
#婶婶有名字
#如有撞梗,十分抱歉,请告知,会立马删文qwq


    “清光想去极化修行吗?”将极化消息细细地阅读了一番后,茜云有些犹豫地望向了一旁的加州清光。

    “想要变得更优秀,更强大,想要陪伴在主人身旁,所以,我想去。”语气坚定又充满力量,没有一丝犹豫的话语就这样从清光的口中说出。

    “这样啊……”垂下眼帘,茜云的神情变得有些不安。

    “主人……是有什么担忧的吗?”

    “没什么……”少女露出一贯温柔的微笑,“就是,有点担心……”

    轻轻地握住少女的手,少年清澈的眼神映入茜云的眼中,如果说满天的星辰是她最爱的光景,那么现在清光的眼中,定是星光满布,“请您相信我,我会变得更好,更可爱的。”

    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回握住少年的手,丝丝的暖意流入茜云的心中。

    “但是……”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少女的语气又有了些许紧张。

    “怎么了吗?”

    “我现在还没办法送你去修行……”像是泄了气的气球,茜云将上身摊在了桌子上。

    “为什么呢?”少女的话语和行动让清光十分疑惑。

    “你忘了吗清光……”茜云顿了顿,“我们是国服啊……”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D

看完极清台词的心路历程:目瞪口呆→原地爆炸→安心躺平
这是什么新婚氛围,清光光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呜呜呜呜QAQQAQQAQ

极清真吼看(捂心脏,呜呜呜呜我永远喜欢加州清光ヘ(;´Д`ヘ)

清光光啊啊啊啊啊!!!才看到剪影就已经原地去世的我……(安详躺qwq

【清婶】听雨

#女审神者×加州清光

#ooc有,辣鸡文笔

#婶婶有名字


    缕缕烟雾缓缓地从香炉中升起,渐渐地散开,使整个屋中萦绕着淡淡的檀香味。

 

    柚希跪坐在小茶几前,将刚泡好的茶分别倒进两个小茶杯中。不一会儿,茶香混入了空气中,与檀香交织着,形成了一幅淡雅的画。

 

    “轰隆——”

 

    “轰隆——”

 

    几声响雷后,屋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。

 

    那雨像是为了迎合这屋中的情趣,并没有如豪壮的将士般汹涌,也没有小家碧玉般温婉,倒像是在洁白的宣纸上,不轻不重地落下飘逸的一笔。

 

    “哦,下雨了呢......”

 

    清光停下正在涂抹指甲的手,抬头向着半掩着的纸门望去。

 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”

 

    柚希也随着他的目光望向门外。

 

    时间像是静止了似的,两人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门外。

 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下雨呢......”

 

    少女在两人沉默许久后,轻轻道出了一句话。

 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

    清光转过头来,嘴角微微翘起。弯弯的眼睛望进柚希浅粉色的瞳中,像是要永远沉溺在那片粉色的星光中。

 

    “因为......”

 

    少女顿了顿,眼睛依旧望向门外。

 

    “下雨的时候,像是能够听到更多美妙的声音......”

 

    “哦?比如呢?”

 

    说这话时,原本坐在柚希旁的少年更挪近了点,轻轻地贴着她的身体,使他的气息与少女更加纠缠不清了。


    柚希的耳根子有点红。

 

    她并不擅长和男性有过多的肢体接触。虽然本丸除了她,无一不是男性,但是她还是不能心如止水地对待每一个与她有肢体接触的男子......

 

    嗯,好吧,除了那一群短刀,毕竟他们都还是小孩子嘛!

 

    但是......清光的话......想到这里,柚希的耳根子又红了几分。

 

    “比如......”少女的声音似乎比刚才小了一点。

 

    “像是叶子们随着雨水舞动的声音,花儿们因为汲取了更多的雨水而欢喜的声音......”

 

    柚希说着说着,悄悄地瞥了一眼清光的脸。

 

    好近......

 

    “可是,这些声音能听得到吗?”清光带着笑意的眼睛映入少女的眼中。

 

    柚希顿时有些慌张地躲开他的目光。

 

    “能听得到......”

 

    说话的声音更小了,她感觉得到,清光贴着她的身体更紧密了......

 

    “主上。”

 

    “是!”柚希紧张地绷住了身体,像是回应军官的士兵一样喊道。

 

    下一秒,脸颊如同被雨水轻轻点过一般,凉凉的,软软的触感......

 

    少女整个身体绷成一根紧弦,双手把膝上的衣服抓得皱巴巴的,小脸像施了胭脂一样,泛着淡淡的红光,在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可爱动人。

 

    香炉里的香已经燃尽了,空气中的香气已有褪去之势,但似乎又混入了另一种说不清的甜甜的味道......

 

    “请您教教我,怎么听懂雨的私语......”清光在柚希敏感的耳边轻轻地呼出热气。

 

    柚希冷不丁地打了个激灵。

 

    “这样......每到雨天,我就可以和您一起,倾听这只有我们两人能听懂的言语......”

 

     无言......

 

    “笨蛋......”

 

    许久后,终于回过神来的柚希低声一句。

 

    “给你泡的茶都凉了,快点喝啦......”

 

    清光端起茶杯,瞥了一眼将香茗一饮而尽的少女,轻轻抿了一口茶。

 

    “真是可爱呢......”

 

    啊......雨也要停了呢......

 

    下一次和你听雨,会使什么时候呢?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D



    【突然翻到的两年前渣文,修了一点(然而还是渣_(:3」∠)_,其实还有一篇鹤婶的,但那篇实在是......太羞耻了(捂脸,就不放上来辣眼睛惹(跪


    【最后,十分感谢您的阅读♥(ˆ⌣ˆԅ)


摸了俩女儿(发型,眼睛有参考),突然感觉她俩更有cp感?哪天写写……百合……(小声
【药研&清光:???

【药婶】无题小短篇(一)

#药研藤四郎×女审神者

#ooc有,刀剑流血表现注意

#恋人前提,婶婶有名字

#小学生文笔



    夏日的夜晚总是如此不宁静的,且不说最爱在傍晚鸣叫的蝉,即便是夜深人静时,也总是会有不知是什么小动物的窸窸窣窣声。


    花音并不讨厌这样“不宁静”的夜晚,相反地,她认为,这样“吵闹”的夜晚是大自然富有生命的音乐,让原本应该是平静的夜多了许多乐趣和活力。


    将今日的公文整齐地叠放好,花音估摸着今日出阵的队伍也应归来了,便想着起身前去迎接。果不其然,在去往大门的路上,花音便撞上了刚刚出阵归来,前来汇报战况的鹤丸。


    “哟,主人,我们回来了!”脸上依旧挂着如同往常般轻松的笑容,鹤丸一边径直地走向花音,一边热切地打着招呼。


    “欢迎回……”小跑到鹤丸身边,花音顿时打住了脱口而出的话语。


    原本洁白如雪的衣服染上了一片片刺眼的红,被刺破的布料松松散散地挂在身子上,露出的肌肤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宣示着这场战斗的激烈和艰难。
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
    “啊,遇上检非违使了,所幸,全员都安全归来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听到全员安全归来后,花音本已提到嗓子眼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,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
    “请先随我到手入室处理伤口吧,报告的事等明天再说……”定了定神,花音朝鹤丸说道。


    “我的伤并无大碍……”鹤丸顿了顿,“倒是药研他……”




    匆匆忙忙地跑到收入室,花音“唰”地一声拉开了纸门。


    “啊,大将……”靠在墙上的药研见到门口一脸焦急的花音,艰难地想要直起身子。


    “靠着吧,别动……”


    虽然之前也见过受过重伤他,但如此严重的伤势,花音也是第一次见到。


    身上的衣物早已变得破破烂烂,止不住的血从伤口源源不断地溢出,一点一点地染上衣服,四肢有些艰难地移动着,似乎是骨折了……


    鼻头一酸,但花音硬生生地把泪水憋了回去。


    不许哭!


    花音在心里狠狠地训斥着自己。


    为战场而生的他们,在战场上受伤是在所难免的,而突发状况,更是那以意料和把握的。花音深切地知道这一点,她所能做的事情,便是制定好最好的作战方案,做好接受一切结果的心理准备,祈祷他们能够平安归来。


    但即便再怎样做好心理准备,面对这样伤痕累累的他,又怎能保持冷静,内心毫无波动呢?这次是这样,那下次要是……一想到这里,花音便全身发冷,不敢再想下去……


    但她不能哭。


    她不能让本已经疲惫不堪的恋人因为她的泪水而感到难过。生而为刀,生而为战场,她无法自私地把他禁锢在身旁,让他远离刀光血影,远离一切伤痛。


    而他,药研藤四郎,又是那样一把在战场上热血沸腾,不惧生死的刀,他是那样的人,花音清楚也深深喜爱着这样的他,因而她不想让他因为自己的脆弱而担忧,而烦恼。


    轻轻地拿起一旁残破的本体,花音开始了手入工作。


    空气带着夏日的几丝闷热,虫鸣因为屋内的寂静显得比平常更加吵闹,谁也没有再开口,只是安安静静地干着手中的事情。
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,在长舒一口气后,花音总算完成了修复,将刀刃小心翼翼地插入刀鞘中。


    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……”看着缓缓起身的少女,药研终是先开了口,许是许久没有说话,他的声音带着轻微的沙哑。


    “没有担心……”很不自然地背过身,少女带着几丝难以察觉的哭腔传入了药研的耳中。


    虽然药研一直希望他的主人能多依靠他一些,但他也明白,他的主人,也有不想让别人看见的脆弱。


    他选择不去戳破她的伪装。


    因为他尊重她,也同样喜爱着这样脆弱又坚强的她。


    “大将这么说可真伤人心……”
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,便匆匆落下一句你早点休息便作势想离去,却下下一秒被黑发少年一把拉入怀中。


    “啊,等一下,你的伤……”担心触碰到还未完全恢复的伤口,少女惊呼出声。


    “不想看到大将难过的样子,所以,我一定会活着回来。”像许下誓言一般,药研紧紧地握住少女有些冰凉的手。


    “好。”


    只要你活着回来,只要我还活着,不管多重的伤,我都会为你治疗。


    心中默念着,花音轻轻抹掉眼角的泪水,转身坚定地望向了她的少年。


    回应她的,是少年同样温柔的笑颜。


    夜更深了,可屋外的“音乐会”似乎还并没有停歇的意味,那悠扬又漫长的歌声,如一缕烟,缓缓地飘向远方,飘向明天,飘向未来,像是在和世人宣告,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,未来也将会充满希望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D

【药婶】巧合(上)

#现paro,药研藤四郎×女审神者,婶婶有名字

#师生恋,药研年下注意

#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

#婶婶第一人称

#接【清婶】后悔末尾,但不影响整体阅读

#如有撞梗,十分抱歉,请告知,会立马删文qwq




1.


    说起回忆思念之情,人们难免会想到秋天,毕竟那时枯萎凋零的树叶,以及带着冷意的天气,总会勾起一些或悲或喜的回忆。想起悲伤的,便会情不自禁地悲从中来,想起喜悦的,却会感叹从前愉快的时光一去不复返,这便是这么一个忧愁的季节。


    可对于我而言,往往勾起我回忆和思念,让我会感到伤感的季节,却不是愁人的秋,而是这充满生机的春。


    春,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季节,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季节。


    每到这个时候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,或者说,愈加地想念他,想念他最后一次对我露出的笑容,想念他低沉又沉稳的嗓音,想念与他度过的时光。


    我也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想象着与他重逢的场景。不知道他是否长高了许多,变得更加帅气,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实现了理想,是否已经成家立业,是否已经……把我忘却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但我也知道,这种过于思念的情绪是不可取的,毕竟人都得往前看,沉溺于过去的感情只会让我无法迈开脚步前行。


    于是我尝试用时间,用一段又一段的感情,去冲淡,去转移这份心情,这份思念。


    偶尔也会嘲笑自己,竟然能对一份本就毫无结果,甚至只是自己一人单方面付出的感情如此执着。


    也曾被友人说教,她说我这副模样,说好听点就是专一,说难听点就是死脑筋,就是固执。


    但不管是各种尝试也好,说教也罢,我始终无法抹去心中对他的那份情意。


    或许是时机未到吧,我对他的印象太过于完美,始终停留在他最美好的年华,停留在他身边还没有伴侣的时候,这让我对他总有千种万种的遐想。


    或许,如果我能再见他一面,能够看到他身边已有了能相伴一生的人,我才能真真正正地断了念想吧。


    但终归这不过是自己闲时无聊的幻想,事实上,我与他已经六年未曾相见了。


    可我没想到的是,我会在六年后的今天,这个漫天飞花的季节,真的再次与他相遇。




2.


    这真是个神奇的咖啡厅。


    太神奇了,简直就像是只会在漫画里出现的,那种解决恋爱问题的神奇咖啡厅。

   

    先是让我那友人与分手三年的前任在此重逢,并获得彼此幸福的誓言。然后,今天又让我,在这里见到了我以前的学生,我的初恋,粟田口药研。


    说是我的学生,其实并不完全准确。


    事实上,我未曾担任过他所在班级的授课教师,而是他隔壁班的科任教师。


    而我与他的相遇,则是因为恰巧他是他们班的班长,而我办公室的座位也恰巧就在他班主任的旁边。


    就像我会在这个咖啡厅遇到他一样,似乎都离不开“巧合”这两个字,


    然而,在外人看来,我当时的身份确确实实是个老师,他当时的身份也确确实实是个学生,我对他产生的这种感情,确确实实地就是违背道德的。
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我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,喜欢上了“我的”学生。



    所以现在,我是该过去打声招呼吗……


    将思路扯回到现在面临的状况,我对自己发出了疑问。


    现在过去会不会打扰到他呢,好像很认真的样子……


    过去的话该说什么呢?好久不见啊粟田口君?还是,好巧啊,粟田口君,差点没能认出你,都长这么大了呀?不对,这个口气听起来好像见到邻居家小儿子的阿姨……


    嗯……


    “不过去打个招呼吗?花音酱。”坐在对面的友人见我像尊石像一般傻楞在这里,不由得疑惑道。
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吞吞吐吐地拉长了声音。


    “嗯?”


    “先去个洗手间。”


    我得先冷静一下,整理下思路……
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声,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然后转身就想往洗手间的方向走。


    然而,不知是因为我起身离开这个动作太过激烈,还是刚刚把咖啡杯放得太靠近桌沿,或者是这两个原因都有,总之,我的咖啡杯,随着我离开的举动,“啪”地一声,坠落在地。


    “哐当——”


    顿时,安静的咖啡厅里,所有人都目光都向我这边飞来。


    “佐香老师?”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。


    好的,这下不用考虑会不会打扰到他了。


    但是,不知道是由于当时太过于紧张还是怎样,我说出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起的一句话。


    “好巧啊,粟田口君,差点没能认出你,都长这么大了呀……”说着,我露出了一个老阿姨般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


3.


    没想到被邀请一起共进晚餐。


    在经历了下午那场尴尬又“感人”的师生相认后,说是找个地方叙叙旧,粟田口君,对我提出了晚餐的邀请。


    也好,我终于可以为这段当年一直缠绕在心头的恋情画上一个句号。只要得知他现在已是心有所属,就能彻底打破我的幻想。


    但……如果他还没有呢……


    我难道还要继续沉浸下去吗?


    我……


    向他表明心意吧……


    心中那个本已沉睡了许久的另一个自己突然在这刹那苏醒,对我这么说道。


    表明心意?
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将这苗头掐死在摇篮中。


    且不论我与他曾是如何的关系,又与他有多大的年龄差距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配吗?


    我配去追求耀眼又美丽的太阳吗?


    我这样卑微又丑陋的蝼蚁,配去向那美丽又可望不可即的太阳,诉说我心中对他无限的爱意吗?


    他属于广阔的天空,而我,不过是地底一只渴望阳光的小虫,只能想象阳光的温暖。


    我对他的爱太卑微,从前是这样,现在亦如此。


    只敢在自己的世界里肆意地狂欢,却不敢在真实的世界里表达出内心深处的感情,这就是我,矛盾得让人恨不得扇我两巴掌。




    “真巧,老师,我也刚刚到,一起进去吧。”


    到达了约定的餐厅,没想到恰好碰上了也刚刚到达的粟田口君。
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回应道。


    由服务员带到了座位后,他非常绅士地为我拉开了椅子,动作自然又流畅。


    点好了餐点,场面不知为何,陷入了无限的尴尬和寂静。
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,竟然没有人再开口说话……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“啊,粟田口君变了好多呀哈哈哈……”最终还是由我打破了这种奇怪的场面,虽然好像把气氛推向了另外一种尴尬。


    “啊,但是老师却和从前一样,一点没变呢……”他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我,看得我更加紧张。


    “啊哈哈,你太夸张了……怎么可能一点没变……”


    我确实一点没变,双商低这方面……


    他没有回应我,只是给我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
    “我记得粟田口君毕业后好像去了东京?”


    “嗯,是的,现在准备实习了,所以才回到这里来。”
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是打算在这边工作吗?”


    “嗯。”


    “真厉害呀……”


    “过奖了。”


    “老师还在原来的学校吗?”
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“啊……因为学业太过繁忙,一直没能有机会回去拜访各位老师……”
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没关系的,我们都明白的……”我连忙回应道。


    但他没有将话题继续下去,而是又将目光投到我的身上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又安静了……


    我该再说点什么吗……


    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吗?


    平时在课堂上应付学生的脑袋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却像一台系统崩溃的电脑,即使还在飞速地运转,却始终找不到正确的方向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“老师你……现在是单身吗?”


    哦,对,我想问他是不是单身……


    等一下!


    粟田口君问我什么?!


    我是不是单身?


    ???
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
    “……”


    “那……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

    “蛤?”我顿时一头雾水,全然不知他在说什么。


    “请和我交往,花音。”


    话语简短又有力,但对我而言,却如同一颗从天而降的炸弹,惊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。


    我这是在做梦?


    “虽然被你拒绝过一次,但现在的我已经有把握可以给你安全……”
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我顶着还留有一丝清醒的脑袋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……拒绝了你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
    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,沉思了好一阵后,他缓缓地开了口。
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有收到那封信?”


    信?


    什么信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TBC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【清婶】后悔

#现paro,偶像清光×大小姐婶,婶婶有名字

#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

#婶婶第一人称

#为【清婶】分手【清婶】“单相思”&相思,此两篇后续




1.


    三年了,没想到自我继承家业起,已是过去了三年的时光。作为独女,我深知继承家业是我的责任和义务,我没有理由,更没有勇气,去抛弃这个包袱,因而三年前,我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公司小职员,又变回了那个令人羡慕的财团大小姐,而我唯一做过的反抗,便是不断地拒绝家人为我挑选的“好夫婿”。


    三年,若换做是幼时的我,定会觉得这是一段极其漫长的时间,但随着年龄的不断叠加,我越来越觉得时间过得是那么地快,快得我经常感到许多过去许久的事情仿佛就在昨日发生。


    我忘不掉,也无法忘掉那天他悲伤又无可奈何的眼神,而让他露出这种眼神的罪魁祸首,就是我。


    我伤害了他。


    我深深地伤害了那个爱了我快十年的少年。


    这是我一直以来,最愧疚和后悔的事。


    可我没有办法,那时候的我,只觉得与他越走越远,与他的未来越来越茫然,除了让他为我放弃他的事业,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,可以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,可以让我有底气,去回击家人对我施加的压力……


    但我说不出口,我无法说出这样任性又自私的请求,因而,我选择了与他分离。
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后悔着当初的选择时,又不断地找借口搪塞,告诉自己当时除了这个选择别无他法。


    可是事实上这并没有什么用处,只能让自己从悔不当初的痛苦中,找到一丝虚假的安慰。


    我自以为与他分离,是对我们俩而言,最好不过的做法。殊不知,这不过是我自私又懦弱的另一种体现,我竟然在面对困难时,选择了让自己轻松快活的道路,全然不顾他人的感受。


    我痛恨当时逃开的自己。


    我更痛恨三年来,一直没有勇气再次牵起他的手的自己。


    可后悔和自责又有什么用,他已经重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,不管怎样,我都该祝福他。


    三年来,我一次一次地欺骗自己已经将这段感情,将他彻底放下,但他突如其来的婚讯,却将我本以为已是“坚如磐石”,实则脆弱不堪的心,轻而易举地击垮。


    我依旧是爱着他的,因此我希望他能够快乐和幸福,即使,那个能与他一起创造幸福的人已经不是我。


    我该放下了,真真正正地放下,我告诉自己。




2.


   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。


    但从他的举止和行为看来,我都觉得,这不是偶然。因为他的表现,像极了当年还在暗恋他时的我,那个不断地制造与他所谓的“偶遇”的我,


    应该是我某个友人告诉他的,毕竟我会经常在这个时间点光顾这家咖啡厅这个习惯,只有我那两位友人才熟知。
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……”他站在咖啡厅的门口,口罩和帽子遮去了他大半的面容,但我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,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,像是夏日的风铃,清脆又温柔。
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久不见……”


    “一起进去喝个咖啡吗?”他提议道。
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有事……”


    这当然不过是我推脱的说辞而已,我虽然不清楚他特意找到这里是因为什么,但他毕竟已有了未婚妻,论理,我不应该再和他纠缠不清的。


    “别走。”他拉住了我的手,我想收回,但换来的却是他更有力的钳制。


    “我很后悔……”他注视着我们相连的手,眼中满是柔情,“后悔那时没能像现在这样,拉住你的手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沉默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任由他将我的手紧握。


    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,我很想让他就这样紧紧地拉住我,直到永远,但我知道,现在已经不能够了……


    想着想着,那阵酸楚直上鼻头,随即化作一筐水,欲落未落地挂在眼中。
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泪水,可是它就像打开了闸门的堤坝一般,源源不断地直往下落。


    我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,温暖而有力。


    “曾经,我想着成为偶像可以给我的太太一个更美好的未来……”耳边传来他低声的话语,“可没想到却变成了她离开我的导火线……”


    “没有她的未来不是我想要的未来……”他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所以,我的太太,我愿意将我剩下的时光交付与你,你愿意收下吗?”


    他放开了我,从衣袋中拿了出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,打开,一枚小巧玲珑的戒指静静地躺在里面,闪烁着耀眼的光芒……


    我吃惊地望向他,他回应了我一个微笑,带着和这早春相呼应的点点羞涩,他的眼神真诚而又清澈,仿佛他还是那个坐在画室里,未经世俗打扰,专心于眼前画纸的少年。


    微风拂过我的脸颊,抚摸着我的心,顿时,什么后悔,什么道歉,什么未婚妻,都像一缕烟一般,被这突如其来的春风,吹得不知所踪……
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




3.
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答应啦?”友人不停地搅拌着其实早已凉透了的咖啡,惊叹着我被求婚的整个经过。
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我盯着无名指上那小小的光亮,不禁露出微笑。


    “诶……他就不担心你已经结婚了或者还在和别人热恋什么的吗?”
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他说就像我一直在关注他一样,他其实也一直在关注我……”说着说着,我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只能害羞地掩住双眼,细声说道。


    “诶……真好呀……”她顿了顿,“你之前一直在后悔那件事,我还担心你会走不出来……幸好,你们又在一起了,祝贺你,阿茜!”


    “谢谢,过去的事再后悔也没有用了,我现在只希望我能把握住眼下的幸福,和他……一起创造我们的未来……”


    “真幸福呢,阿茜……”友人感叹,“不过话说回来,他现在不当偶像了,打算干什么呢?”


    “嗯……他说会开个剑道场,教授剑道……”
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加州君真是多才多艺呢……”


    “先别说我了,你呢,花音酱,最近怎么样呢?”被友人说得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将话题从自己身上扯开。


    “我?啊……又分手了……”花音有些丧气地回应道。


    “诶?是怎么了吗?”


    “嗯……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觉得,哪里不太对……”


    “哪里不太对?”


    “嗯……就是觉得和他相处还是有些奇怪,说不上来的感觉,应该是我对他其实并没有很强烈的‘喜欢’?大概是这样吧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会还不能忘记那个人吧……”


    “谁?”


    “就是你刚刚工作时,认识的那个少年,他叫什么来着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回应我的是一阵沉默,这让我感到十分疑惑,但我随即发现,她似乎并不是故意不回答我,她像是被其他什么东西勾了魂似的,眼睛一动不动地望向我的背后。


   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我看到了离我们不远处的座位那里,坐着一位黑发青年,他的打扮十分整洁干练,似乎正聚精会神地处理着工作。


    “粟田口……君?”


    我听到花音,说出了那个我刚刚想了半天都想不起来的,她曾经心心念念了许久的,那个人的名字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D


    【下一篇应该是以此篇末尾为开头的药婶文了吧(*๓´╰╯`๓),【好久没写他们了qwq,其实这篇清婶一开始设想的结局并不是这样的qwq,但是最后想来想去,还是想给他们一个比较完满的结局qwq。


    【最后,十分感谢您的阅读,真的非常感谢(鞠躬(*๓´╰╯`๓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