绯檀_

泥嚎,这里阿檀(*๓´╰╯`๓)

主刀剑乙女/钢炼/特摄/各种bg向cp(´⌣`ʃƪ)

请多指教♥︎

【药婶】日常小片段(一)

#女审神者×药研藤四郎

#ooc有,小学生文笔

#轻微R向?

#第一人称注意

#脑洞来自cp创作关键词




  

    秋日的清晨总是带着丝丝寒意,让人忍不住想躲在被窝里,把自己包成一个圆滚滚的球,然后再舒舒服服地睡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刚想钻进被窝里再睡上一觉的我,就被突然拉开的门给震醒,寒气就这么肆意地钻进了我的被窝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
    “大将,该起床吃早餐了,现在还只是秋天,不可以赖床啊。”


    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开门的人会是谁,真佩服他能那么早起床,若是来的是长谷部,怕是直接就把我的被子掀起来了,他的话,撒撒娇说不定还有效……


  “诶……可是我好冷啦,就让我再睡一会嘛,一会,就一会嘛!”说着,我探出了头,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药研。


    “大将?”


    药研一脸吃惊地盯着我,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。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
    “耳朵……”


    “耳朵?”


     我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没事啊?


    “头上……”


    头上?


    我顺势摸了上去。


    然后,我摸到了一个……毛茸茸的……


    耳朵?!!!!
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
    我整个人从被窝里跳了起来,冲到了镜子前面。


    我看到了,镜子里面的自己,有这一对,不知道从哪来的,猫耳……


    然后,我又不知道怎么回事,摸到了屁股后面的……猫尾。


    ???




    “嗯?主公呢?”光忠看着独自前来餐厅的药研,疑惑地问道。


    “大将说今天有点不舒服,想在寝室里用餐。”药研回答道。


    “这样啊,是着凉了吗?”光忠关心道。


    “嗯,应该是,我先给大将送早餐去了。”语罢,药研便端着盘子离开了餐厅。


   “着凉了呀,那中餐就做点清淡的食物吧。”





    “大将,我进来了哦。”说着,药研拉开了门。


    “这什么破书啊!”


     刚一踏进门,药研就迎面接了一击,“嘭”地一声,一本书从药研脸上掉落在地板上。


     放下餐盘,药研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那本书——《神奇的魔法》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“所以到底为什么会长出猫耳和尾巴啦!”我整个人生无可恋地趴在地上,“这样叫我以后怎么去见人啊啊啊啊!”


    “审神者大人,与其关心原因,还不如尽快想办法解决吧。”在一旁的狐之助无奈地看着我。


    “那本书上是什么鬼办法啦,鬼才信啊!”
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狐之助应道。


    “是什么办法?”合上那本奇妙的书,药研提问道。


    “与对自己一……”


    “不准说!!!”听到狐之助开口,我一个翻身就把它压在身下,堵住了它的嘴巴。


    “审…审神者大人,我快,我快,不能……不能呼……呼……”狐之助艰难地吐出话语。
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说?”


    “因为,因为……”说着说着,我虚心地低下了头。


    “因为解决的办法是和对自己一见钟情的人,咳,那啥,嗯,交媾。”努力钻出我身下的狐之助趁我一个不留神说出了刚才没说完的话。


    “一见钟情?”
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
    “那我们赶快来治疗吧大将,不要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。”药研说着,一把抱起了我。


    “蛤?你说啥?诶诶,等一等,你先放我下来。”我挣扎地就想从药研怀里跳下来,可惜他紧紧地把我锁在他的怀里,让我怎么都出不来。


    “都老夫老妻了,大将还在介意什么呢?”药研莞尔一笑,说着这么羞耻的话,却一副像是在说一句寻常地不能再寻常的话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狐之助眯起眼睛,一脸我什么都明白了的样子,默默地退出了房间,顺便还关上了门。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“谁跟你是老夫老妻了……”我低声嘟哝着,轻轻地截着药研的胸脯。


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药研低头对我一笑。


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对我一见钟情,这方法根本没用啊……”
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是一见钟情?”


    “蛤?你这话什么意思?明明是我先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嘴唇已然被堵上,如同棉花糖一般,柔软又甜蜜。


    “撒,大将,治疗的时间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
   
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