绯檀_

泥嚎,这里阿檀(*๓´╰╯`๓)

主刀剑乙女/钢炼/特摄/各种bg向cp(´⌣`ʃƪ)

请多指教♥︎

【药婶】双向暗恋

#药研藤四郎×女审神者

#ooc有,小学生文笔

#第一人称注意

#婶与【药婶】日常小片段(一)【药婶】日常小片段(二)【药婶】关于吵架【药婶】关于孩子,均为同一人


    一

 

    我恋爱了。

 

    我爱上了我的刀,

 

    药研藤四郎。

 

    但这是一个秘密,我在心里偷偷发誓,要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里。可惜我是个拙劣的演员,无法将自己内心无穷的爱恋掩饰得毫无痕迹,于是我选择逃避,逃避他的眼神,逃避他的关怀,逃避他的一切,却迟迟逃避不了对他的爱恋。

 

    『我恋爱了,我该怎么办?恋爱好痛苦,但我想要继续痛苦下去。』




     二

 

    “大将,我是药研,可以进来吗?”

 

    纸门外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得我手中的笔倏然掉落,“啪”一声敲打在厚厚的一层文件上。

 

    今晚的近侍是一期吧,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……

 

    “嗯……进来吧。”我淡淡地回了一声,一副并不关心他为何深夜来访的模样。

 

    耳边响起了纸门“沙沙”的声响,我低着头,看起来像是专注于工作,无暇顾及来人的样子,实际上是因为内心早已翻滚无比,不敢抬头与他直视。

 

    “大将,努力工作是好事,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,要以身体为重啊。”语罢,药研拿起一旁的羽织就想为我披上,谁知我身形一闪,就与他拉开了距离,他有些错愕,将手收了回来。

 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去休息,一期呢?”我一边收拾这桌上的文件,一边漫不经心地问着。

 

    “我怕一期哥太累了,就临时接下了他的工作,让他先休息了,对不起大将,私自决定了这样的事情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快去休息吧。”我没有正视他,只是径直地走向衣柜,将里头的被褥搬出。

 

    “我来帮您吧。”他作势要帮我把被子拿出。

 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的,已经很晚了,你也快去休息吧。”

 

    他没有因为我的话而离开,只是静静地待在原地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,我有些纳闷地抬起头。

 

    这是我今晚第一次直视他,直视他那双紫宝石般的眼睛,清澈得让人不忍亵渎。

 

    “大将,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的吗?”

 

    “没有,你做得很好。”我收回目光,垂下眼帘,语气平和得连我自己都吃惊。

 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,请您务必指出。”

 

    “没有,你想多了,快些休息吧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大将,即使如此,我还会一直守护在您身边的。”

 

    纸门被轻轻合上,我松开紧握着被子的手,深吸一口气,像是想留住残留在空气中,他的味道。

 

    你没有做错,药研藤四郎,错的是我,错的人……是我啊……

 

    如果你知道了我对你怀有这样的心思,怕是不会再说出“一直守护在你身边”这样的话了吧?会感到恶心吧,会被讨厌吧,啊,我真是……不称职的主人……

 

    就让这份恋情沉入深海吧,我依旧是你尊敬的主人,而你依旧是我珍视的刀。




    三

 

    大将最近对我异常冷淡,之前一直担任近侍职位的我,毫无前兆地被替换了下来,不仅如此,远征的次数也越来越多……

 

    我做了什么让大将不开心的事了吗?

 

    我仔细回想着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却全然没有头绪。

 

    我得去问问她,我这么告诉自己。

 

    可当问过她之后,我更加一头雾水了,她似乎不想和我接触。

 

    被讨厌了吗?

 

    她发现了我,对她不该有的感情了吗?

 

    “大将最近好像没什么精神呢!”一起内番的厚突然对我这么说。

 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!”路过的乱一听,像是得到了什么小道消息似的,挤进了我们中间。

 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厚发问道。

 

    “主人啊……”乱一脸神秘地左右望了望,“肯定是恋爱了!”

 

    恋爱?

 

    我提着铁桶的手在那一瞬间松了一点,所幸铁桶不至于从我手中滑落。

 

    “恋爱?这有什么关系?”厚有些困惑。

 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啦!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易喜易悲,阴晴不定,连一片落叶都能让她伤感许久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”乱一脸千真万确,“我看啊,主人就是喜欢上了哪个人。”

 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说大将喜欢上了谁呀?”厚似乎把乱的话当成了玩笑。

 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跟我们主人有联系的男审神者就没几个人,说不定啊,就是我们其中的某一个人呢!”

 

    “蛤?我看不像,你就别瞎猜了吧!”厚显然理解不大了乱的想法。

 

    “你们就不好奇吗?主人喜欢谁?”

 

    “不好奇。”厚的回答直接了当,让乱无法接下去。

 

    “药研哥!”

 

    “大将有自己的想法,我们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了。”我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,但还是回应了乱。

 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真是的……”乱没好气地抱怨道,“我觉得得呀,很可能是一期哥哦,你看啊,最近一期哥都是近侍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说是药研呢,之前还是药研一直是近侍呢。”

 

    “嗯……有道理……”乱托了托下巴,认真思考着,“话说,药研哥怎么突然被换下来了呢?”

 

    “对啊,你怎么突然被换下来了?”厚也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应和道。

 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你们快工作啦,别偷懒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两人没好趣地抖了抖肩,但乱像是对这个话题十分感兴趣似的,拉着厚又说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光忠殿,因为主人之前不是说过喜欢会做饭的男孩子吗?”

 

    “行了,别猜了,快去干活吧你。”厚摆了摆手,乱也识趣地走开了。

 

    恋爱吗?

 

    我突然有些嫉妒那个被大将喜欢上的人,但我知道这是不对的。

 

    不管大将喜欢的是谁,我都会像现在这样,默默守护在她的身旁,即使她的目光永远不会落在我的身上,即使能站在她身侧的人不是我……

 

    从第一眼见到她时,我就对自己说过,无论如何,都要守住她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就让这个秘密沉入深海吧,我依旧是你信任的刀,而你依旧是我守护着的主人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四

 

    新年的到来给本丸添上了几分欢乐,连大将也跟着兴奋起来,前前后后地张罗着。

 

    在今年的最后一个晚上,我们举办了宴会,她少见地穿上了红色的振袖,衬得她皮肤雪白,我坐在远处,看着她坐在其他刀中间欢笑,不觉露出笑容,替她感到高兴。

 

    宴会持续到了很晚都没有结束的迹象,大将像是有些撑不去了,我便提议先送她回去休息,意外地,今天的她没有拒绝我伸出的手,而是任由我扶着她离开。

 

    “我在这吹会儿风,你先回去和大家玩吧……”快到她房间门口时,她推开了我的手,倚着柱子,坐在了走廊边上。

 

    “外面风大,大将不要坐太久啊。”我没有依着她的话离开,而是解下身上的外套,披在她的身上,在她旁边也坐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她转过脸来看着我。

 

    她的脸红扑扑的,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,眼神多了几分平时不曾见的娇媚,紧紧地勾住我的心。

 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吗?大将。”

 

    她张了张口,似乎想说什么,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。

 

    “真狡猾呢,说出这样的话……”在一段相当长的寂静后,她才开口这么说。

 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

 

    之后,空气又陷入了死寂,静得甚至能够听到远处宴会觥筹交错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“我喜欢上了一个人。”打破沉默的人是大将,她的声音带着点慵懒和沙哑,与寒冷的空气纠缠在一起,暧昧不已。

 

    “是吗?是哪位幸运儿能得到您的垂怜……”心脏跳动的速度突然加快,本不该问出口的话不知为什么从我口中蹦出,所幸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

 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敢跟他说。”

 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

    “会被讨厌吧,如果他知道了我怀有这样的心思,会很困扰吧……没法回应我的感情,却又不得不面对我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大将怕是想多了吧?有谁会讨厌和拒绝我们这么可爱的大将呢?”我苦笑道。

 

    “就你嘴甜。”她看了我一眼,娇嗔道。这样的对话已经很久没有过了,刚刚那一瞬间,仿佛回到了从前,那时的我还是近侍,我们经常就坐在这个位置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
 

    她没有再把头埋下或者避开我的目光,只是安静地注视着我,她的眼睛是妃色的,像是最美的红玉,如凝脂的皮肤上泛着微醺的红晕,薄薄的两片唇微张,不点而红,说不清的动人。

 

    我突然很想吻她,事实上,我已经这么做了。

 

    她的唇柔软又有些冰凉,让人留恋不舍,我不想放开她,但我瞥见了她眼里的惊恐与不安。

 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我对我刚才的冲动懊悔不已,“请您将我刀解吧。”

 

    “为什么做这种事情……”她没有没有直接回应我,而是睁大了眼睛,直直地盯着我,

 

   “因为我喜欢你,大将。”没有隐瞒的必要,我道出了内心的想法。

 

    她像是被雷劈到了一般,惊得动弹不得。

 

    “对您做了这样失礼的事情,是我的过错,请您将我刀解吧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以,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刀解你呢……”她突然哭了出来,大颗大颗的珍珠噼里啪啦地落在了她紧紧抓着的衣服上。

 

    我第一次看到哭成这样的她,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

    “大将……”

 

    她转身扑进我的怀中,我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鸢尾花香。

 

    “笨蛋,我们都是笨蛋……”她伏在我的胸口,轻轻抽泣着,“我喜欢你啊,我喜欢的人,是你啊,药研藤四郎。”

 

    我曾在脑海中无数次地想过大将喜欢的人会是谁,却唯独没有想过自己。

 

    “花音……”我唤了她的名字,虽然我知道这并不是她的真名,但此时我依旧想如此称呼她,“我也是,一直,一直爱慕着你……”

 

    然后我用唇,封住了她剩下的哭声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五

 

    “主人喜欢的人竟然是你?”乱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药研,又望向了我,“主人你不是说过喜欢会做饭的男人吗?害得我一直以为是光忠殿!”

 

    “你这样说是想说我不会做饭咯?”药研一脸调笑地看着乱。

 

    “你会做饭?”

 

    “我可以学呀。”

 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嘛嘛,总而言之大将能好好地表达出自己的心意不就好了嘛……”厚出来打了个圆场,“不过我还真没想到是药研你呢,你们两个也藏得太好了点吧?”

 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你们也太能憋了。”乱附和道。

 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该干啥干啥去,别趁机偷懒……”

 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的近侍大人,不打扰你和主人的二人世界了咯……”说着,乱拉着厚就跑远了。

 

    “这两人真是……”药研无奈地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。

 

    我对着天空笑了笑,目光落下来一点时,发现头上的樱花树似乎有了发芽的迹象,小小的生命努力地生长,似要在最美的春日绽放。

 

    我突然想到,我与药研初遇的那天,似乎也是在这个季节,这个寒冷还未消退,万物即将复苏的季节,所有生命都在期盼着不远的春天,都在等待温暖的明天。

 

    “哟,大将,以后咱们好好相处吧!”我记得当时他这么对我说,如同春日里的阳光,照进了我的心。

 

    “大将。”身侧的药研拉起了我的手,“余生请多指教。”

 

    “嗯!”

 

    我恋爱了。

 

    我爱上了我的刀,

 

    药研藤四郎。

 

    就让这份爱恋继续下去吧,余生,我想要你一路相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评论(2)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