绯檀_

泥嚎,这里阿檀(*๓´╰╯`๓)

主刀剑乙女/钢炼/特摄/各种bg向cp(´⌣`ʃƪ)

请多指教♥︎

【清婶】分手

#现paro,偶像清光×大小姐婶,婶婶有名字

#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

#恋人前提,第一人称有

#作死矫情婶婶的故事


1.


    “母亲,我再说最后一次,我不会回去的,更不会去见他的,再见!”将手机狠狠地摔在沙发上,我喘着气,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。一阵酸楚从鼻腔涌出,泪珠也随之掉落。尽管将嘴唇咬得死死,却仍有几丝啜泣声溢出。


    电视里的搞笑艺人做着可笑又逗人的动作,逗得底下的观众笑声不断,但此时,这笑声仿佛在嘲笑着我,嘲笑着我懦弱的眼泪,又似乎在嘲笑着我“正确”的选择。


2.


    我这样做,是对的吗?


    我不止一次这样问自己。


    换做是刚刚与他交往,还是学生的我,刚刚与他选择一起生活,一起面对一切的我,大概是会毫不犹豫地点头。


    当一个偶像的地下女友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?


    不能像普通恋人一般,在周末或者空闲时一起游玩,即使有,也经常得遮遮掩掩,不能被发现。


    不能像普通恋人一般,撒娇和无理取闹,因为我知道,这样的我,只会给工作繁忙的他带来更多的烦恼。


    不能像普通恋人一样,计划着婚期,规划着未来的家庭,因为我们不知道何时才是最好的时机。


    手机新闻上又出现了他和哪个当红女优的绯闻,我当然知道这是为了新剧的宣传,可还是忍不住难过,并非我不信任他对我的感情,而是觉得他与我越来越遥远,似乎我们已不在同一个世界。


    分手……


    每当我压力大时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词,但当我每次拿起手机,拨通他的电话时,却又不知为何,迟迟说不出口,最后也不了了之。


    但是,这样下去真的好吗?


    家里不断催促着我相亲,催促着我继承家业。无疑,如果我遵从家中的意愿,现在的我便不会有这样的烦恼,但也同样代表着,我要放弃现在我爱着的事情和爱着的人……


    维持这样的感情很累,做着普通的工作也确实没有继承家业来得轻松。


    “滋……”手机的震动将我从自己的世界中拽起。


   看着跳出来的联系人的名字,我犹豫着,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。


    “啊,茜云酱,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呢?在忙吗?”电话里头传来他熟悉又带着一丝担忧的声音。


   “嗯,没什么事,刚刚不小心看电视看到睡着了……”


    “诶!那可不行,在沙发上睡觉会着凉的,困了的话快回床上睡吧,别看电视了。”
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“茜云酱?你怎么了?好像没什么精神……”


    “嗯,没什么……”
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“茜云?”


    “那个,我说……”


    “嗯?”


    “清光……我们……”
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?”清光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疑惑。


    “分手吧。”


    “啪!”


    我听到了电话那头,似乎是手机摔落在地的声音,随后,便是清光慌慌张张的声音。
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说什么?”


    “分手吧,清光。”我说得很平静,平静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我说的话。
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我做错了什么?”清光的声音有些颤抖,“今天那个新闻……”


    “不是这件事。”我突然大声地截断了他的话,“不是的……”。


    “茜云你现在在家吗?我马上回去,你等我……”语罢,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了人声,只剩下被挂断的嘟嘟声。


3.


    彻夜未眠,我在清晨的时候见到了他。


    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样的表情,之前纵然有许多时候看到他失意时的脸,也从未见到过这样憔悴的他。


    “新剧刚刚杀青,本想着可以回来给你个惊喜……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像是在沙漠中许久没有沾过水,“为什么……”


    “我做错了什么,我可以改……”眼眶里镶着泪水,他靠近我,想拉住我的手。


   但是,我避开了他。
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没有做错什么,你很好,特别好,只是……我有点累了……”


    一片寂静,耳边只剩下我们两人的呼吸声,我的头有点昏昏沉沉地,视线也像是笼上了一层纱似的,变得有些模糊,我想,我该休息了……
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”无力地垂下手,他带着落寞又让人心疼的眼神注视着我。


    我避开了他的眼神,因为我知道,若是直视他,我定然会后悔我的决定。


    太阳已经升起,阳光撒落在我们两人的身上,将我们两人的影子映得更加明显,明明我们的身前没有任何东西,我却觉得似有一堵透明的墙,将我们隔开,也许是我的懦弱,也许是我的逃避。


    【可能会有后续吧,大概......


评论(9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