绯檀_

泥嚎,这里阿檀(*๓´╰╯`๓)

主刀剑乙女/钢炼/特摄/各种bg向cp(´⌣`ʃƪ)

请多指教♥︎

【清婶】“单相思”&相思

#现paro,加州清光×女审神者,婶婶有名字

#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

#第一人称注意,视角交替切换

#与前篇【清婶】分手有联系,讲述偶像清光与大小姐婶的学生时代,末尾接【清婶】分手



1.


    今天,又看到她了。


    在剑道部练习场的门那里,我看到了她的身影。


    她像是发现了我的目光似的,向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,我笑着回应了她,随即,她露出了和往常一般甜腻腻的笑容,接着又像一阵夏日里的微风,从门外悄悄地溜走,像极了暗恋中害羞又小心翼翼的少女。这时候的我,总是有一种错觉。


    错觉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看我。


    错觉她默默关注着我。


    错觉她……其实一直,悄悄喜欢着我。


    但这些,都是我的错觉,我的期待。


    我期待她每天来剑道部的目的是为了看我。


    我期待她默默关注着我。


    我期待她……喜欢着我。



2.
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他时,是在美术部的课室中。他坐在窗旁,斜阳撒在他的身上,印出淡淡的金印子,风从帘子的怀中滑过,轻轻地撩拨着他的黑发,细长的手指捻着水粉笔,在身前的画架上勾画着,眼中全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。


    “是新来的后辈呢,功底了得,人长得也十分帅气……”身旁的友人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,在我耳边悄声说了几句,“听说还是剑道部的,真厉害呀。”
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
    处在同一个社团,和他的接触变得理所当然。原以为会是个性情寡淡,不擅言辞的人,却意外地开朗和活泼,而且非常注意自身的形象打扮,被问及时,还会用着俏皮又带着撒娇的语气回答,“打扮得可爱的话就会招人喜欢呀!”


    你不用打扮都很可爱了呀……


    每当听到他这么说时,我都会如此想到……随后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奇怪,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,我有些难为情地撇过了头。


    我,好像,恋爱了呢……



3.


    又看到他们两个了。


    藤原前辈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和安定走得很近。今天在去办公室的路上,无意中瞥见楼下两人的身影。


    在说些什么呢……


    似乎很开心的样子……


    他们……什么时候认识的……


    心头像有团火焰,顺着血脉逐渐蔓延到了全身,烦躁得让我不停地抓着头发。


    你在期待什么?


    脑中不知为何,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
    你在期待什么?


    如同一桶冰水从头淋到脚。


    是啊,我在期待什么……


    不过,是我一厢情愿而已。


    不过,是我在单相思而已……


    斜眼望去,她的笑容越发灿烂了,似乎还带着羞怯的红晕,手指缠绕在一起,不停地摩擦着,这让我越发明白,之前她的所有目光都不是落在我身上,她的笑容更不是为我绽放,所有的一切,都只是我对她的过分注意,才会产生的,幻想。
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在窗前站了多久,甚至连他们已经离开了都没注意。任由吹进来的风将我的发丝打乱,我多希望这阵风也能将我对她的恋心打乱,最好乱得我什么都找不到,最好乱得我什么都记不得……



4.


    今年的冬季来得很晚,以至于到了来年二月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寒意。明明今天应该是温暖又浪漫的节日,却因为这丝丝寒冷变得竟有些凄清。


    摇了摇头,我试图把自己从这与节日不相符的气氛中拉出来,抓紧了手中装着巧克力的袋子,却又陷入了另外一种紧张的情绪,只好不停地在手上画着“人”字,一遍又一遍地吞下去。


    “一定会成功的。”


    在向大和守君打听加州君的喜好时,他信誓旦旦地跟我说。


    会成功……吗?


    要不,还是算了?如果被拒绝了,以后说不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……


    可是,已经连巧克力都做好了,现在打退堂鼓……


    默默在心中骂了自己几句胆小鬼,我加快了去往学校的步伐。




    先把义理巧克力拿给大和守君吧,毕竟最近一直麻烦他。


   将鞋子放进鞋柜里时,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先去答谢一直以来向我泄露加州君“秘密信息”的大和守君。


    真好呢,从小一起长大就是不一样,连喜欢的东西都一清二楚,要是我……


    思绪胡乱地飞舞着,像断了线的风筝,找都找不回来,只由着身体无意识地向低年级的课室走去,结果便是迎头撞上了一堵“墙”……


    “好疼……”


    揉了揉与地板亲密接触的尾椎,我叫出了声。


    “藤原前辈!你没事吧?”梦魂萦绕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带着担忧的声调。


    我这是撞出幻听???


    疑惑地抬起头,映入眼里的,是活生生的加州君……


    脸像被热水淋淋过一般,烫得惊人,我竟无法从嘴中吐出一个音节来。


    “藤原前辈?你怎么脸这么红?是发烧了吗?”


    我看见他的手向我的额头靠近,我“嗖”地一声从地上窜了起来,避开了他。他的手就这样,有些尴尬地停在半空中,但他立马收拢了手指,垂了下去。


    “早,早啊,加州君!”


    惨了惨了,还没正式告白,我已经开始咬舌头了……


    “啊,早啊,前辈……”但是加州君的目光似乎不在我身上,我顺着他的眼神,发现了因为刚才的意外,掉落在地上的,属于大和守君的巧克力。


    糟糕!


   我在心中大喊一声。


    加州君的那份还放在书包里,本来想悄悄叫大和守君出来,把巧克力交给他后顺便让他帮我约下加州君,结果现在闹出这么一出,加州君心思那么细腻,要是现在不说清楚……


    “加,加州君。”我拾起了地上的巧克力盒子,递给了加州君,“这是给大和守君的义理巧克力,请你帮我转交给他,十分感谢平时他对我的照顾!”


   “哦,哦……”不知道是不是我肢体和语言表现得太僵硬的缘故,加州君看起来有些发愣。


    “然,然后……”我捏紧拳头,“今天下午放学,那个,在天台,那个,请你……”
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他打断了我的话。


    “你知道……了?”我疑惑地看着他的眼睛,难道是大和守君向他透露了什么风声?


    但是,他偏过了头。


    “他会来的……”


    他?


    他是谁?加州君自己吗?


    我顿时一头雾水,等我反应过来时,加州君早已没了踪影。




    那天放学,我没有在天台见到加州君,取而代之的是大和守君。


    “大和守君?”我四处望了望,并没有加州君的身影,“加州君呢?”


    “他已经先回去了。”


    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,将我的脑袋炸得“嗡嗡”作响。


    “诶?”
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约好时间吗?清光跟我说你在这里等我,找我有……诶?前辈?”


    我逃走了,大和守君的这句话也像一阵风一般,拂过我的耳边,被我甩在了脑后。我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声音了,脑海里回荡的只有大和守君的第一句话:


    清光,已经回去了。


    原来,原来是这样……


    不想让我们以后连见面都尴尬,所以委婉地让大和守君来告诉我,来拒绝我……
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……
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啊……


    原来……一直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啊……


    原来,一直都是我的单相思啊……


    冷冽的寒风如同刀子一般刮过我的脸,刮的我生疼,我像只被遗弃的流浪猫,狼狈地奔跑着,不断地奔跑着,胸口像是喝了一大口酒却不小心呛到一样,火辣辣的疼。


    好难受啊……


    我好难受啊……



5.


    “清光!把窗打开,我有话跟你说!”


    虽然从小到大,我们曾经透过这扇窗户,彼此间无话不谈,但现在,我唯独不想见到他。


    我害怕。


    我害怕他会告诉我,他今天多么开心又幸福的经历。


    我害怕,他的话会像利刃一般,将我的心刺穿。


    “你跟藤原前辈是怎么回事啊?不带你这样把我拖下水的吧!!!我还向你多次确认,藤原前辈今天下午找的人确定是我?结果你跟我说是?我现在真是搞不明白,你到底在想什么啊?”安定的话像机关枪一样,在我耳边扫射着,与我预想的全然不同。


    “你明天赶紧去跟前辈说清楚吧,人家辛辛苦苦准备了那么久,就是为了跟你告白,结果现在倒好,把我给扯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我像一只疾行的鸟,冲开了窗门,打断了安定的话。


    “我说,人家前辈专门跑来问我你的喜好,为的就是给你做巧克力,跟你告白啊!”


    “告白?”


    “对啊,藤原前辈,她喜欢你啊!”


    是我?


    藤原前辈喜欢的人……


    是……


    我?


    我以为……


    我以为她眼里的爱意永远不属于我,我以为她羞涩的模样是为他人而露出,我以为,我以为……


    我一切一切的以为,都不过是我自私而又幼稚的念想。我从未真真切切地去考虑过她的感受,也从未鼓起勇气去问过她的想法,全部的全部,不过是我一个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,我还沉溺在这份自己编造的“苦情”中,以为成全了他人,却全然不觉得自己有何过错。


    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小丑,做着滑稽又可笑的事情,并还乐此不疲,直到伤害了我珍惜的人,我才幡然醒悟。


    我想告诉你……


    想告诉你啊……


    我喜欢你啊……




6.


    “轰隆——”


    一声春雷将我从睡梦中惊醒。


    我已经,很久没有梦见他了,自从三年前分手后,我梦见他的次数越来越少,以至于到最后我再没在梦中见到他。但是,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又梦到他了。


    我梦到了还是学生的我们。


    我梦到了我以为被他拒绝,足足病了七天,回到学校后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
    他说他喜欢我,他说他从来都没拒绝我。

    

    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,像是青春期敏感的少女在低声啜泣一般,带着淡淡的哀伤。


    如果,当时星探没有找他,如果,他当时没有答应那个星探,如果,他现在不是万众瞩目的偶像,我们是不是……
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我苦笑出声。


    哪有那么多如果……


    年近三十,我竟还像个少女一样,有着这样天真单纯的幻想……
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个星探,也说不定会有什么没有料想的事情,然后我又因为我的懦弱和无能,剪断了与他的联系。
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
    一旦沉浸在这种情绪里面,我便难以摆脱,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那雨声着实恼人,我翻来覆去,再是无法睡去,只好翻出手机,刷起Twitter来。


    「加州清光隐退声明。」


    盯着这条消息,我愣是没法回过神……


    「感谢各位粉丝一直以来的支持,我加州清光决定于今年四月隐退并结婚……」


    “轰隆——”


    又是一阵响雷,我知道,这是春来的信息,但我却如何也感受不到这种春意,感受不到它带来的温暖。


    我究竟还是在意他的……


    翻身躲进被窝中,直到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挤进,落在我的脸上,我都未曾合过眼。


    雨,早已停歇,但我心中,不知为何,还在“噼里啪啦”地下着雨。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
评论(11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