绯檀_

学业忙碌中(●・◡・●)ノ♥

【清婶】后悔

#现paro,偶像清光×大小姐婶,婶婶有名字

#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

#婶婶第一人称

#为【清婶】分手【清婶】“单相思”&相思,此两篇后续




1.


    三年了,没想到自我继承家业起,已是过去了三年的时光。作为独女,我深知继承家业是我的责任和义务,我没有理由,更没有勇气,去抛弃这个包袱,因而三年前,我从一个平平无奇的公司小职员,又变回了那个令人羡慕的财团大小姐,而我唯一做过的反抗,便是不断地拒绝家人为我挑选的“好夫婿”。


    三年,若换做是幼时的我,定会觉得这是一段极其漫长的时间,但随着年龄的不断叠加,我越来越觉得时间过得是那么地快,快得我经常感到许多过去许久的事情仿佛就在昨日发生。


    我忘不掉,也无法忘掉那天他悲伤又无可奈何的眼神,而让他露出这种眼神的罪魁祸首,就是我。


    我伤害了他。


    我深深地伤害了那个爱了我快十年的少年。


    这是我一直以来,最愧疚和后悔的事。


    可我没有办法,那时候的我,只觉得与他越走越远,与他的未来越来越茫然,除了让他为我放弃他的事业,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,可以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,可以让我有底气,去回击家人对我施加的压力……


    但我说不出口,我无法说出这样任性又自私的请求,因而,我选择了与他分离。
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后悔着当初的选择时,又不断地找借口搪塞,告诉自己当时除了这个选择别无他法。


    可是事实上这并没有什么用处,只能让自己从悔不当初的痛苦中,找到一丝虚假的安慰。


    我自以为与他分离,是对我们俩而言,最好不过的做法。殊不知,这不过是我自私又懦弱的另一种体现,我竟然在面对困难时,选择了让自己轻松快活的道路,全然不顾他人的感受。


    我痛恨当时逃开的自己。


    我更痛恨三年来,一直没有勇气再次牵起他的手的自己。


    可后悔和自责又有什么用,他已经重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,不管怎样,我都该祝福他。


    三年来,我一次一次地欺骗自己已经将这段感情,将他彻底放下,但他突如其来的婚讯,却将我本以为已是“坚如磐石”,实则脆弱不堪的心,轻而易举地击垮。


    我依旧是爱着他的,因此我希望他能够快乐和幸福,即使,那个能与他一起创造幸福的人已经不是我。


    我该放下了,真真正正地放下,我告诉自己。




2.


   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。


    但从他的举止和行为看来,我都觉得,这不是偶然。因为他的表现,像极了当年还在暗恋他时的我,那个不断地制造与他所谓的“偶遇”的我,


    应该是我某个友人告诉他的,毕竟我会经常在这个时间点光顾这家咖啡厅这个习惯,只有我那两位友人才熟知。
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……”他站在咖啡厅的门口,口罩和帽子遮去了他大半的面容,但我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,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,像是夏日的风铃,清脆又温柔。
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久不见……”


    “一起进去喝个咖啡吗?”他提议道。
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有事……”


    这当然不过是我推脱的说辞而已,我虽然不清楚他特意找到这里是因为什么,但他毕竟已有了未婚妻,论理,我不应该再和他纠缠不清的。


    “别走。”他拉住了我的手,我想收回,但换来的却是他更有力的钳制。


    “我很后悔……”他注视着我们相连的手,眼中满是柔情,“后悔那时没能像现在这样,拉住你的手……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沉默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任由他将我的手紧握。


    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,我很想让他就这样紧紧地拉住我,直到永远,但我知道,现在已经不能够了……


    想着想着,那阵酸楚直上鼻头,随即化作一筐水,欲落未落地挂在眼中。
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泪水,可是它就像打开了闸门的堤坝一般,源源不断地直往下落。


    我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,温暖而有力。


    “曾经,我想着成为偶像可以给我的太太一个更美好的未来……”耳边传来他低声的话语,“可没想到却变成了她离开我的导火线……”


    “没有她的未来不是我想要的未来……”他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所以,我的太太,我愿意将我剩下的时光交付与你,你愿意收下吗?”


    他放开了我,从衣袋中拿了出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,打开,一枚小巧玲珑的戒指静静地躺在里面,闪烁着耀眼的光芒……


    我吃惊地望向他,他回应了我一个微笑,带着和这早春相呼应的点点羞涩,他的眼神真诚而又清澈,仿佛他还是那个坐在画室里,未经世俗打扰,专心于眼前画纸的少年。


    微风拂过我的脸颊,抚摸着我的心,顿时,什么后悔,什么道歉,什么未婚妻,都像一缕烟一般,被这突如其来的春风,吹得不知所踪……
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




3.
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答应啦?”友人不停地搅拌着其实早已凉透了的咖啡,惊叹着我被求婚的整个经过。
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我盯着无名指上那小小的光亮,不禁露出微笑。


    “诶……他就不担心你已经结婚了或者还在和别人热恋什么的吗?”
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他说就像我一直在关注他一样,他其实也一直在关注我……”说着说着,我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只能害羞地掩住双眼,细声说道。


    “诶……真好呀……”她顿了顿,“你之前一直在后悔那件事,我还担心你会走不出来……幸好,你们又在一起了,祝贺你,阿茜!”


    “谢谢,过去的事再后悔也没有用了,我现在只希望我能把握住眼下的幸福,和他……一起创造我们的未来……”


    “真幸福呢,阿茜……”友人感叹,“不过话说回来,他现在不当偶像了,打算干什么呢?”


    “嗯……他说会开个剑道场,教授剑道……”
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加州君真是多才多艺呢……”


    “先别说我了,你呢,花音酱,最近怎么样呢?”被友人说得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将话题从自己身上扯开。


    “我?啊……又分手了……”花音有些丧气地回应道。


    “诶?是怎么了吗?”


    “嗯……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觉得,哪里不太对……”


    “哪里不太对?”


    “嗯……就是觉得和他相处还是有些奇怪,说不上来的感觉,应该是我对他其实并没有很强烈的‘喜欢’?大概是这样吧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会还不能忘记那个人吧……”


    “谁?”


    “就是你刚刚工作时,认识的那个少年,他叫什么来着?”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回应我的是一阵沉默,这让我感到十分疑惑,但我随即发现,她似乎并不是故意不回答我,她像是被其他什么东西勾了魂似的,眼睛一动不动地望向我的背后。


   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我看到了离我们不远处的座位那里,坐着一位黑发青年,他的打扮十分整洁干练,似乎正聚精会神地处理着工作。


    “粟田口……君?”


    我听到花音,说出了那个我刚刚想了半天都想不起来的,她曾经心心念念了许久的,那个人的名字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D


    【下一篇应该是以此篇末尾为开头的药婶文了吧(*๓´╰╯`๓),【好久没写他们了qwq,其实这篇清婶一开始设想的结局并不是这样的qwq,但是最后想来想去,还是想给他们一个比较完满的结局qwq。


    【最后,十分感谢您的阅读,真的非常感谢(鞠躬(*๓´╰╯`๓)


评论(5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