绯檀_

泥嚎,这里阿檀(*๓´╰╯`๓)

主刀剑乙女/钢炼/特摄/各种bg向cp(´⌣`ʃƪ)

请多指教♥︎

【药婶】巧合(上)

#现paro,药研藤四郎×女审神者,婶婶有名字

#师生恋,药研年下注意

#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

#婶婶第一人称

#接【清婶】后悔末尾,但不影响整体阅读

#如有撞梗,十分抱歉,请告知,会立马删文qwq




1.


    说起回忆思念之情,人们难免会想到秋天,毕竟那时枯萎凋零的树叶,以及带着冷意的天气,总会勾起一些或悲或喜的回忆。想起悲伤的,便会情不自禁地悲从中来,想起喜悦的,却会感叹从前愉快的时光一去不复返,这便是这么一个忧愁的季节。


    可对于我而言,往往勾起我回忆和思念,让我会感到伤感的季节,却不是愁人的秋,而是这充满生机的春。


    春,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季节,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季节。


    每到这个时候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他,或者说,愈加地想念他,想念他最后一次对我露出的笑容,想念他低沉又沉稳的嗓音,想念与他度过的时光。


    我也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想象着与他重逢的场景。不知道他是否长高了许多,变得更加帅气,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实现了理想,是否已经成家立业,是否已经……把我忘却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但我也知道,这种过于思念的情绪是不可取的,毕竟人都得往前看,沉溺于过去的感情只会让我无法迈开脚步前行。


    于是我尝试用时间,用一段又一段的感情,去冲淡,去转移这份心情,这份思念。


    偶尔也会嘲笑自己,竟然能对一份本就毫无结果,甚至只是自己一人单方面付出的感情如此执着。


    也曾被友人说教,她说我这副模样,说好听点就是专一,说难听点就是死脑筋,就是固执。


    但不管是各种尝试也好,说教也罢,我始终无法抹去心中对他的那份情意。


    或许是时机未到吧,我对他的印象太过于完美,始终停留在他最美好的年华,停留在他身边还没有伴侣的时候,这让我对他总有千种万种的遐想。


    或许,如果我能再见他一面,能够看到他身边已有了能相伴一生的人,我才能真真正正地断了念想吧。


    但终归这不过是自己闲时无聊的幻想,事实上,我与他已经六年未曾相见了。


    可我没想到的是,我会在六年后的今天,这个漫天飞花的季节,真的再次与他相遇。




2.


    这真是个神奇的咖啡厅。


    太神奇了,简直就像是只会在漫画里出现的,那种解决恋爱问题的神奇咖啡厅。

   

    先是让我那友人与分手三年的前任在此重逢,并获得彼此幸福的誓言。然后,今天又让我,在这里见到了我以前的学生,我的初恋,粟田口药研。


    说是我的学生,其实并不完全准确。


    事实上,我未曾担任过他所在班级的授课教师,而是他隔壁班的科任教师。


    而我与他的相遇,则是因为恰巧他是他们班的班长,而我办公室的座位也恰巧就在他班主任的旁边。


    就像我会在这个咖啡厅遇到他一样,似乎都离不开“巧合”这两个字,


    然而,在外人看来,我当时的身份确确实实是个老师,他当时的身份也确确实实是个学生,我对他产生的这种感情,确确实实地就是违背道德的。
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我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,喜欢上了“我的”学生。



    所以现在,我是该过去打声招呼吗……


    将思路扯回到现在面临的状况,我对自己发出了疑问。


    现在过去会不会打扰到他呢,好像很认真的样子……


    过去的话该说什么呢?好久不见啊粟田口君?还是,好巧啊,粟田口君,差点没能认出你,都长这么大了呀?不对,这个口气听起来好像见到邻居家小儿子的阿姨……


    嗯……


    “不过去打个招呼吗?花音酱。”坐在对面的友人见我像尊石像一般傻楞在这里,不由得疑惑道。
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吞吞吐吐地拉长了声音。


    “嗯?”


    “先去个洗手间。”


    我得先冷静一下,整理下思路……
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声,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然后转身就想往洗手间的方向走。


    然而,不知是因为我起身离开这个动作太过激烈,还是刚刚把咖啡杯放得太靠近桌沿,或者是这两个原因都有,总之,我的咖啡杯,随着我离开的举动,“啪”地一声,坠落在地。


    “哐当——”


    顿时,安静的咖啡厅里,所有人都目光都向我这边飞来。


    “佐香老师?”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。


    好的,这下不用考虑会不会打扰到他了。


    但是,不知道是由于当时太过于紧张还是怎样,我说出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起的一句话。


    “好巧啊,粟田口君,差点没能认出你,都长这么大了呀……”说着,我露出了一个老阿姨般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


3.


    没想到被邀请一起共进晚餐。


    在经历了下午那场尴尬又“感人”的师生相认后,说是找个地方叙叙旧,粟田口君,对我提出了晚餐的邀请。


    也好,我终于可以为这段当年一直缠绕在心头的恋情画上一个句号。只要得知他现在已是心有所属,就能彻底打破我的幻想。


    但……如果他还没有呢……


    我难道还要继续沉浸下去吗?


    我……


    向他表明心意吧……


    心中那个本已沉睡了许久的另一个自己突然在这刹那苏醒,对我这么说道。


    表明心意?
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将这苗头掐死在摇篮中。


    且不论我与他曾是如何的关系,又与他有多大的年龄差距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配吗?


    我配去追求耀眼又美丽的太阳吗?


    我这样卑微又丑陋的蝼蚁,配去向那美丽又可望不可即的太阳,诉说我心中对他无限的爱意吗?


    他属于广阔的天空,而我,不过是地底一只渴望阳光的小虫,只能想象阳光的温暖。


    我对他的爱太卑微,从前是这样,现在亦如此。


    只敢在自己的世界里肆意地狂欢,却不敢在真实的世界里表达出内心深处的感情,这就是我,矛盾得让人恨不得扇我两巴掌。




    “真巧,老师,我也刚刚到,一起进去吧。”


    到达了约定的餐厅,没想到恰好碰上了也刚刚到达的粟田口君。
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回应道。


    由服务员带到了座位后,他非常绅士地为我拉开了椅子,动作自然又流畅。


    点好了餐点,场面不知为何,陷入了无限的尴尬和寂静。


    我们两个人,竟然没有人再开口说话……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“啊,粟田口君变了好多呀哈哈哈……”最终还是由我打破了这种奇怪的场面,虽然好像把气氛推向了另外一种尴尬。


    “啊,但是老师却和从前一样,一点没变呢……”他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我,看得我更加紧张。


    “啊哈哈,你太夸张了……怎么可能一点没变……”


    我确实一点没变,双商低这方面……


    他没有回应我,只是给我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
    “我记得粟田口君毕业后好像去了东京?”


    “嗯,是的,现在准备实习了,所以才回到这里来。”
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是打算在这边工作吗?”


    “嗯。”


    “真厉害呀……”


    “过奖了。”


    “老师还在原来的学校吗?”
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“啊……因为学业太过繁忙,一直没能有机会回去拜访各位老师……”
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没关系的,我们都明白的……”我连忙回应道。


    但他没有将话题继续下去,而是又将目光投到我的身上。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又安静了……


    我该再说点什么吗……


    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吗?


    平时在课堂上应付学生的脑袋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却像一台系统崩溃的电脑,即使还在飞速地运转,却始终找不到正确的方向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“老师你……现在是单身吗?”


    哦,对,我想问他是不是单身……


    等一下!


    粟田口君问我什么?!


    我是不是单身?


    ???
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
    “……”


    “那……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

    “蛤?”我顿时一头雾水,全然不知他在说什么。


    “请和我交往,花音。”


    话语简短又有力,但对我而言,却如同一颗从天而降的炸弹,惊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。


    我这是在做梦?


    “虽然被你拒绝过一次,但现在的我已经有把握可以给你安全……”
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我顶着还留有一丝清醒的脑袋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……拒绝了你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
    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,沉思了好一阵后,他缓缓地开了口。
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有收到那封信?”


    信?


    什么信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TBC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2)

热度(17)